CheatMaker 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早上阅读的一篇不错的文章,转一下 [复制链接]

1#
武力不是解决问题之道,零和思维无法带来持久安全。对话过程虽然漫长,甚至可能出现反复,但后遗症最小,结果也最可持续。冲突各方应该开启对话,把最大公约数找出来,在推进政治解决上形成聚焦。国际社会应该尊重当事方、周边国家、地区组织意愿和作用,而非从外部强加解决方案,要为对话保持最大耐心,留出最大空间。—— 习近平2016年1月21日在开罗阿盟总部讲话。

当世界都在关注中印对峙的时候,8月7号,叙利亚政府军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PMU联合攻占了伊叙边界附近的T2泵站。这是一个不起眼的消息,但这却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泵站主要是给油气管道加压,以便于长距离输送,是叙利亚油气管线输送必不可少的设施。为了保护这些泵站,周围地区一般都会设置军事基地。

政府军这次攻占的T2泵站是伊拉克基尔库克-叙利亚巴尼亚斯管线四个泵站中的一个。四个泵站在叙利亚境内一共有三个,分别是T4/T3/T2。T2加上政府军之前控制的T3/T4,就表示这条油气管线叙利亚境内所有泵站都落入政府军手里。剩下的T1泵站在伊拉克境内,位于阿布凯马勒以东不远处。目前PMU正在联合叙利亚政府军攻击该地区。从地图上看如果全部泵站落入什叶派之手,那么基尔库克-巴尼亚斯管道就能够修建成功。为了攻下T2泵站,叙利亚付出沉重代价,与ISIS战斗的叙利亚第60装甲军司令萨恩·尤尼斯将军牺牲于此。


在这里我们介绍下这条管线的战略意义,基尔库克巴尼亚斯管道是一条原油管道,将伊拉克的基尔库克油田连接到叙利亚港口城市巴尼亚斯。管道于1952年投产,长达800公里,每天运输量可达30万桶。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美国迫不及待的将基尔库克巴尼亚斯管道的伊拉克段炸毁。在叙利亚爆发战争前不久,大马士革和巴格达也签署了一项关于在现有管线建造两条原油管道的初步协议(这条管线也是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规划的什叶派管线的组成部分)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就源于萨达姆想把这条管线的石油输出结算变更为欧元。发动叙利亚内战也是为了阻止什叶派管线修建。可以说这条管线的争夺是14年来中东地缘政治博弈的暗线。

知道了这条管线的重要性,我们再回过头挨个分析这条管线的组成部分,就能够看清楚叙利亚各战场争夺的根本原因。我们从西往东看,近一个月来叙利亚政府军联合黎巴嫩真主党、黎巴嫩政府军一直在打击黎叙边界地区的HTS,这个HTS就是努斯拉阵线(制造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爆炸的元凶)和部分基地组织组成的恐怖组织。真主党和叙利亚政府军为什么要打击HTS呢?因为基尔库克-巴尼亚斯油气管道在霍姆斯地区辟出了一条支线,一直穿越黎叙边界,到达黎巴嫩沿海的底里波利。HTS控制区正好卡在了黎叙边界上,所以真主党、黎巴嫩政府军、叙利亚政府军三方合力打击HTS。目前在该地区的战斗已经获得重大进展。

下图为一个月来叙利亚战场形势变化动图

需要指出的是,长期以来一直在戈兰高地救治HTS成员的以色列对黎叙边界表示严重关切,只要叙利亚和黎巴嫩试图控制黎叙边界都会引得以色列出兵打击。实际上,以色列和HTS联合控制黎叙边界金融原因是为了阻止巴尼亚斯管道分支修建,战略上是防止进入叙利亚境内的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从叙利亚返回。2006年的黎巴嫩战争,以色列被真主党打的满地找牙,至今心有余悸,经过叙内战磨炼的真主党武装,更不是现在以色列国防军所能对付的。

搞笑的是,就像伊拉克政府军攻下摩苏尔以后美国厚着脸皮要求在这里建立军事基地一样,在黎巴嫩和叙利亚全力围剿这伙恐怖分子的时候,美国声称愿意派遣特种部队协助。恐怕派遣部队是假,试图控制并影响管线走向是真。

在南部地区,7月20号400名俄罗斯士兵应叙利亚政府军邀请进驻德拉市北部地区的坦克驾驶培训中心。俄罗斯的举动仿佛一下子踩到了以色列、美国、沙特的敏感神经。以色列总理内坦尼亚胡跳出来,发表声明表示对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军事行动表示严重关切。以色列担心俄罗斯军队进驻以后会支持叙利亚政府军进攻目前由恐怖分子控制的叙利亚与戈兰高地交界地区。同时得到俄军增援的叙利亚政府军如果拿下德拉市,那么以色列和美国规划的海法-基尔库克管线就会受到直接威胁。

德拉市也是叙利亚内战首先爆发的城市,这里是美国、沙特、约旦等国为叙利亚反对派和恐怖分子运送武器装备的重要中转站。德拉市被攻下,那么以后靠近戈兰高地的恐怖分子、南部反对派和恐怖分子的武器装备补给将会大部丧失。美国以色列沙特在叙利亚的失败就会加速扩大。而美国目前在叙利亚南部地区也是苦苦支撑,苏维坦地区的反对派已经陷入政府军包围圈,包围圈正在合拢。坦夫山地区美国收拢的4000名反对派武装,已经开始出现300人投诚政府军事件。俄罗斯装甲部队和政府军已经在坦夫山地区集结,真主党声称要在该地区与美国血战到底。红圈部分为坦夫山地区,H开头代表的是泵站。

重压下,美国同意建立南部冲突降级区,并表示愿意通过谈判将坦夫山叙利亚境内地区交给俄罗斯。建立冲突降级区就能够阻挡俄叙联军对反对派的进攻保住德拉这条补给路线,谈判则可以拖延时间。美国的谈判是毫无诚意的,而之所以说美国谈判没有诚意。

是因为,首先坦夫山地区靠近美国以色列规划的海法-摩苏尔管线泵站集中分布区,如果美国真的放弃这里那么这条管线就等于被从中部切断。其次,美国8月7号攻击了坦夫山地区伊叙边界地区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PMU,导致65人死亡。美国是在攻击ISIS的幌子下发动了这次袭击。坦夫山地区是大马士革到巴格达国际公路必经之地,夺取了这里,政府军和PMU就能够会师。如果美国诚心交出坦夫山地区给俄罗斯,那么断然不会主动攻击PMU。下图为叙利亚政府军在苏维坦地区包围美国支持的反政府武装。

既然美国搞谈判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以拖待变,那么美国在等什么呢?这就涉及代尔祖尔-迈尔丁-阿布凯马勒地区的争夺。目前叙利亚政府军和老虎部队已经完成了对拉卡南部幼发拉底河北岸地区的遮断,建立了阻挡库尔德武装南下的防线,正在沿着幼发拉底河向代尔祖尔市前进。中部地区叙利亚政府军占领了帕尔米拉东北部地区的苏霍纳镇,也在向代尔祖尔前进。南部地区叙利亚政府军正在与PMU一起顺着伊叙边界两边向阿布凯马勒地区进发。三条线路,就像一支三叉戟指向ISIS的心脏。


ISIS这个心脏不仅指的是军事心脏,更是经济心脏。6月18号从拉卡仓皇出逃的10000名ISIS最终逃到了代尔祖尔和阿布凯马勒之间的小镇迈尔丁,从军事上看迈尔丁城池不大不利于防卫和兵员补给。但ISIS就是选择了这里驻扎。这是因为什么呢?实际上他们驻扎这里是为了守卫迈尔丁河对岸的大片石油产地。与阿布凯马勒地区的油田一样,这片区域目前构成了ISIS经济命脉。一旦这里被攻占,那么ISIS离灭亡就更进一步。

在政府军这边三条进军路线同时也是油气井大量分布区域,结束内战以后政府军要开始国家重建,原始资金只能从代尔祖尔到阿布凯马勒地区的油气里出。所以对于叙利亚政府军来说,该地区就是未来国家复兴的希望所在。

目前该地区集中了11000名恐怖分子,中东地区的ISIS总数才20000。要消灭这1万多名恐怖分子,自身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美国当初在拉卡与ISIS谈判,放他们出城逃往迈尔丁就是知道其中利害。这个地区是政府军和ISIS必争之地,未来爆发血战将无可避免。美国目前勒住库尔德南下,坐视政府军攻打该地区就是要政府军与ISIS在这里搏命。叙利亚政府军兵员紧张、ISIS穷途末路狗急跳墙,美国等的就是双方在这里两败俱伤。到时候库尔德南下就能够轻松抢夺胜利果实。如何破解这个困局,将极大的考验中俄驻军事顾问团的战略战术水平。

分析完叙利亚局势让我们来看下伊拉克境内的基尔库克,不论是巴尼亚斯-基尔库克管线还是海法-摩苏尔管线,他们的原油都是基尔库克油田。目前该油田在库尔德武装控制下,再过两个月库尔德人就要在整个库尔德地区举行独立公投了。美国虽然在管线和出海口争夺上落于下风,被中俄死死踩住了石油美元的总阀。但是牢牢控制了石油出口的源头。其实无论是叙利亚、土耳其、还是库尔德问题核心在于三者都具备成为四海之地的潜力。也就是成为波斯湾、里海、黑海、地中海油气资源通过管线向欧洲输送的必经之地。

叙利亚内战在中俄介入,特别是阿勒颇解放后整个局势开始向着有利叙利亚政府的方向发展。之后美以通过刺杀俄罗斯大使离间俄土关系,但俄土没有中计。中国通过将土耳其里拉纳入人民币指数、签署中土货币互换协议、接纳土耳其央行成为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会员等措施加大对土耳其的金融保护。

将土耳其纳入具体的石油管线利益分配,比如俄罗斯答应修建从黑海到达土耳其和欧洲的蓝溪管线。修改什叶派管线,将土耳其作为什叶派管线去往欧洲的另外一个出口。在此基础上,土耳其与伊朗、俄罗斯一起参与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冲突降级区,共同维持当地秩序。

同时俄罗斯提议将上合组织成员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的军队部署到叙利亚北部冲突降级区内,这等于是在替土耳其撑腰。土耳其通过出兵卡塔尔强化了自己在什叶派内部的威望,现在得到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个逊尼派国家支持,中国支持的逊尼派国家巴基斯坦也愿意出兵卡塔尔支持土耳其,中俄支持下土耳其在逊尼派中的地位更加巩固。这也是在平衡沙特在逊尼派国家中的地位。

中国给了土耳其如此多的好处,投桃报李,土耳其也不能没有表示。8月3号土耳其外长表示,中方的安全就是土方的安全,土耳其不会允许在土境内发生任何损害中方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事情。土方已经把东伊运这股暴恐势力列入土方认定的恐怖主义名单。这个事件有着深远的影响。

首先,目前东突的大本营是在叙利亚西北部靠近土耳其边境地区的吉斯尔舒古尔镇,该镇同时也在伊德利卜省境内的冲突降级区内。冲突降级区不包括对恐怖分子停火,也就是说,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将联合攻击恐怖组织。一旦东突敢于闹事,那么将遭到土耳其及其支持的FSA武装、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军队的联合打击。如果愿意老实待着,那么也别想在土耳其境内制造对中国不利事件,更别想通过土耳其回国,这等于从外部斩断了东突回国的路径。东突处心积虑颠覆中国,以为投靠土耳其就算抱上了大腿。结果还是被自己干爹无情出卖,无论什么时候,卖国求荣都会遭到所有人的鄙视。下图为8月4号,美国航母全球分布图。

其次,东突被土耳其出卖,同时预示着土耳其国内泛突厥主义的东向战略走到了尽头。中俄主导的上合组织支持土耳其与沙特争夺逊尼派领导权。土耳其倒向中俄,向东扩张的突厥帝国梦也该醒了。上合这块铁板不是土耳其能够踢穿的。

在中俄联合摆平叙利亚和土耳其以后,中东地区具有四海战略地位的就只剩下库尔德人了。也许是不再相信任何人,美国和犹太以色列对库尔德和经济命脉的控制更加严密。库尔德地区石油天然气开采权主要掌握在两个公司手里,一个是吉尼尔能源公司,它的最大投资者是金融世家后裔纳撒尼尔·罗斯柴而德。吉尼尔能源的首席财务官曾是高盛(Goldman Sachs)英国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吉尼尔能源公司控制库尔德三个主要地区的石油天然气 勘探、开采和生产权益。另外一个是伊拉克国际资源公司,该公司与库尔德签订两份产量分成合同,拥有40%开采利益。三个月前的2017年5月12日这家伊拉克公司已被美国佳洁士投资公司全额收购私有化。(你没有看错就是那个做牙膏的佳洁士)也就是说库尔德地区的油气资源几乎被犹太资本瓜分完毕。

在控制了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以后,政治上开始鼓动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在这点上以色列和沙特均表示支持。库尔德人分布区如果完全独立出去就能够切断什叶派管线,什叶派管线从伊朗到伊拉克这段正好通过伊朗库尔德斯坦省到伊拉克库尔德人控制的苏莱曼尼亚省。向北库尔德人控制区靠近阿塞拜疆的巴库油田,直接染指里海。向东直插地中海沿岸,完全具备了取代叙利亚和土耳其四海战略位置的潜力。

计划是完美的,但实际上面临巨大的困难。首先,美国现在陷入国内金融困局,不可能像当年支持以色列建国那样支持库尔德。其次,库尔德建国完全颠覆国际法和战后国际秩序以及联合国宪章。未经国际承认以本民族公投作为独立依旧撕裂国际法明确规定的主权国家领土,这是英法西班牙等发达国家都不敢承认的。库尔德建国等于承认苏格兰公投、科西嘉岛独立、加泰罗尼亚公投的合法性。所以库尔德建国会遭到除美国以外所有常任理事国的反对。

第三点,库尔德地区直接分裂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领土。必然遭到四国联合打击,而这四个国家均受到中俄支持。库尔德武装能打得过四国联军吗?土耳其、伊朗都是中东数一数二的军事强国,不是面对ISIS屁滚尿流的伊拉克库尔德武装所能比拟的。战力最强的叙利亚库尔德人立场与伊拉克库尔德人背道而驰,未必跟着一起淌这个浑水。库尔德公投问题最终必然会闹到联合国。中国中东政策前提就是维持中东现状,不允许任何一方改变现状,最大的现状就是现有的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四国联合打击库尔德之时中国必然力挺,这将打响了石油货币起义的第一枪。

依靠中俄联盟,叙利亚摆脱了被西方颠覆的命运。通过什叶派管线将伊朗、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的能源利益串联起来。将逊尼派土耳其、卡塔尔也纳入这个能源联盟。未来这个联盟还会越来越大,在联盟内部各个国家完全主宰自己本国油气资源,防止被犹太资本集团侵占。同时内部使用本币互换或者人民币结算方式,直接从中国购买所需物资,摆脱石油美元盘剥。

军事上,以上合为代表的合作组织不断扩大,共同应对西方支持的恐怖主义和颜色革命。中国并不谋求对域内国家的支配,而是以互利共赢和共同繁荣为宗旨。这就是中俄领导的能源联盟阵营,向美犹垄断的全球工业、经济、贸易、金融独裁体系实施合纵的绝地反击,这就是石油货币起义的真正含义。

一旦失去了石油美元这个剥削利器,美国以色列为首的华尔街金融海盗也就现出了原形。随着中国的不断强大,一带一路的不断发展,世界特别是欧亚大陆内部的稳定区在不断扩大,金融海盗能够下蛆的地方也越来越少。大中东-大中亚地区是欧亚大陆的核心区,这里稳定则欧亚大陆稳定、世界稳定。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发展天然就是在维护世界和平,是国际正义势力的顶梁柱。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分享 转发
TOP
2#

厲害,原來銀河兄都比較關心國際時事~~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